贝皇当年在美国的轶事

我想說...這應該是皇帝第一次被人撩吧2333

皇帝去看帕瓦洛蒂表演~沒想到人家還是自己的球迷!


lililxr:

(贝皇被撩了,居然还那么镇定233333)

 

一、 
  
  有一次驾车去别处,我虽不担惊受怕,可有一阵子心里很不舒畅。我结识了舞蹈家鲁道尔夫.纳里杰夫。我们在同一家酒店里住了几个月,门挨着门。

他那位意大利籍的秘书先生罗基是位足球迷,是宇宙队的的常客。那里杰夫偶尔也应邀来体育场观看比赛,而我乐意接受回请去看他的芭蕾舞演出。芭蕾舞的动作轻盈灵巧,优美动人,我看了非常高兴,感慨着在其背后的千锤百炼的力量和技巧的训练。我感慨着那轻盈的舞姿似乎战胜了重力,真可谓胜利来得来全不费功夫。

我们经常谈及与体育相关的一些事,谈及观众想象不到的那些训练,那些隐藏在运动员娴熟技巧后面的无数次艰苦训练,但我们谈及因遇上到倒霉事而可能毁掉前程的害怕心理。
    有一天晚上我独自一人去了市内。那里杰夫先请我去看演出,然后一起去吃饭。我们驾着他的里莫西纳车去餐馆。我们坐在后排座位上,一路上他向**得越来越近。我当然也听到过传闻,说纳里杰夫对男人比对女人更有好感。我一直朝车门边移去。突然他把手放到我的膝盖上,我极力设法缓解这种尴尬场面,而不致伤害他的感情。我突然开始叙说我的家庭,他毫无思想准备,我讲到我妻子,讲到我的几个孩子。他立即明白了我的用意,就慢慢坐回他那一半座位上去了。我们一直还是好朋友。
  
  二、
    又有一次我乘在汽车里,我为70,000多人带来了一次世界级的艺术享受,为一位歌唱家带来了欢乐。与我一起坐在汽车里的是蒂诺.比拉西多.多明戈。要不是有人及时发现他那副金嗓子,他倒是很愿意成为一位足球运动员。交谈中我发现他深切的关心着一件事,但他欲言又止。终于他倾吐衷肠:“弗朗茨,你们每次比赛前都要唱国歌,你信不信,这件事我也是愿意为你们效劳的?”
    他,在世界各地的歌剧院里备受拥戴,每场演出可以获得10,000美元报酬,其名声之大,非一位足球运动员所能及。他想到宇宙队来唱国歌,分文不取。这一愿望我能很快帮他实现。
    多明戈的强劲对手鲁西亚诺.帕瓦罗蒂我也是在纽约结识的,是在一次欢快而又窘迫的情况下结交这份友情的。

一次我拿到了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的戏票,同时得到消息说,帕瓦洛蒂在演出结束后同我邂逅闲聊。“大都会”的门票很快即告售罄。这位意大利世界明星的崇拜者联谊会的成员悉数聚集。

那是一次双重演出,帕瓦洛蒂演唱加奥泰诺创作的咏叹调《一滴悄悄的眼泪》的情景,至今我还记忆犹新,他谢幕多达20次。之后我朝存衣处走去。纽约文艺界的知名人士都已云集在那儿,他们中还有跟随这位男高音歌唱家去各地演出的旅游者,总共将近百来人。他们相互间大多互相认识,可是我呢,就只认识帕瓦洛蒂,大概是通过电视和各类杂志认识的吧。

他一到就把仰慕他的人群推开,径直向我走来,我当时站在人群的后面。他神采飞扬,跪在我面前的地上,用十分洪亮的嗓音说了一个字:“Maestro”。(皇帝)突然,全场鸦雀无声。他的仰慕者注目凝视不知所措:这位年轻人是何许人也,连歌坛巨星都向他屈膝下跪?为何我们这些音乐界的头面人物都不认识他?
  这情景令我十分狼狈,我只是窘迫地微微一笑。帕瓦洛蒂向我伸出双手,我试图把他拉起来,因为他身体也很重,我无法如愿。最后他结束了这一戏剧性的场面,笑着站起身来。我们畅谈了好一会儿。他告诉我,他是的狂热的足球迷,他知道许多球星的名字,能详细的回忆起许多次比赛。我敢肯定,它不仅读报上的文艺版和歌剧评论文章,而且也不会放过体育版。
  一股相互间强列的吸引力把艺术家和运动员吸引到了一起。大自然赐给舞蹈家,歌唱家以及运动员一副强健的体魄。犹如每个人都能跑、能跳、能掷和能踢球那样,他也能唱歌和跳舞,可以全然从各自的兴趣出发,不必非得去取悦别人。

运动员也好,歌唱家舞蹈家也罢,要是不具备从事某一项目的能耐,顽强地战胜自我,甘愿放弃虽然美好但是有害的东西,即使有了天才这一赐物也毫无价值可言。必须要有一种抱负,要使自己越来越完美,很少感到满足,以便使观众高兴,一种完全不是无私的而是个人主义的抱负,因为这种高兴使人得到补偿---获得金钱和认可。艺术家和运动员深明此理,并且知道其价值,因而他们喜欢相互间有更多的尊重。

29 Jul 2018
 
评论(3)
 
热度(15)
  1. 小琪lililxr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想說...這應該是皇帝第一次被人撩吧2333
© 小琪 | Powered by LOFTER